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大财经发财图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魏启后先生的书画题款艺术(图

时间:2017-10-01 21:23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魏启后先生是著名的书法艺术大家,其书画艺术品格之高为所。然其书画题款艺术,特别是为他人画作题款之多、之精却鲜有人提及。今年是魏启后先生诞辰九十五周年,本文拟就其题款艺术,谈点认识,于方家,并以此怀念魏老。

  中国画是融诗文、书法、篆刻、绘画为一体的综合艺术。中国画的题款,不仅有助于补充和深化绘画的意境,同时也丰富了画面的艺术表现形式,是题款者借以表达感情、抒发个性、增强绘画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手段之一。题款是书画作品的画龙点睛之处,也是体现书画家之所在。题款有两方面内容,在画上题写诗文叫题,记写年月、姓名、别号和钤印为款。题款是整幅作品的组成部分,在构图中起稳定和平衡作用。通过题款,可使观赏者获得画外之意。

  中国画题款的内容十分丰富,诗词歌赋、画理画论、杂感记事、短评跋语、成画因由甚至散文小品等皆可入题。无论题记什么内容,只要题得好,与画题内容相符,都可使画面更加丰富,加深对画的理解,使读画之人在享受画面带来愉悦的同时,享受画外意境带来的读画之乐。绘画大师齐白石1927年受人之请画“发财图”。墨笔画一算盘,题曰;“丁卯五月之初,有客至,自言求余画发财图。余曰;发财门太多,如何是好?曰:烦君姑著。余曰:欲画赵元帅否?曰:非也。余又曰:欲画印玺衣冠之类耶?曰:非也。余又曰:刀枪绳索之类耶?曰:非也,算盘何如。余曰:善哉。欲人钱财而不施,乃仁具耳。余即一挥而就并记之。”画面上简单的墨笔算盘,因齐白石先生的长题,将成画的因由、求画之人的愿望和白石老人的幽默一一跃然纸上,使读画者忍俊不禁。黄胄先生以画驴名世,银座美术馆藏有黄胄先生画狗小品一帧,十分精彩,题曰:“狗年画狗,猪年画猪,因无驴年,画驴者不能失业,故改画狗。”短短题记,将黄胄先生的睿智、幽默、自况、调侃,十分突出地表现出来,使观画者在欣赏笔精墨妙的同时,定有会心一笑。

  “题款”,对题款者的要求甚高。自画自题者如此,而为他画题款要求则更高,非学识渊博、文化功底深厚、资深望重且书法好者无法为之。虽然有些书画家出众,但能在他人画作上再题者却寥寥。对在他画上题款者,一是要选准合适。李苦禅先生讲:“古人的构图,我最八大山人。他的构图最严格、最凝练、最有变化……八大山人一株兰,两叶一花,你一笔也动他不得。他的画上连点子都点得很是地方,非常精当,你不能挪动他的!”因此,在已成画的画作上题款,选不好,则会原画构图。乾隆帝好风雅,不但出巡游历到处题刻,且也好在藏画上题字,特别是钤印,有盖三玺、五玺甚至更多,只讲地位,不讲题字钤印,将其题字钤印膏药般地嵌在一幅幅古代名画中,了原画构图的平衡,遭后人诟病。二是题款字体要与画面相协调。李苦禅先生讲:“有人字不错,一题到人家画上就不协调,反不如不题。”这就是说,题款,尤其是为他画题款,必须使字体与绘画的意境、格调、笔意相协调。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,其《墨梅图》立意和穆,用笔质朴奇绝,配上他独创的漆书题款,在意趣和笔法上都很统一,画作的整体性就很优美。工笔人物大家徐燕荪、王凤年等所画工笔人物,配上学宋朝赵佶的瘦金体题款,使画面流畅的线条与细劲的瘦金体书法意趣天成。三是题款内容与画面所表达的意境要相统一。无论在原画上题款还是为画作另配诗堂,都要求题款与原画意境相统一,不能偏离,更不能牛头马面。清代大画家石涛有《陶潜诗意图》十二开册页,画极好,但题款较短。近百年后,收藏者请有“国士”之称的王文治题识,王文治根据画的意境,题七言律诗十二帧,与画境形成绝配。其中题册页之二,石涛原画只题五字“悠然见南山”,王文治题诗曰:“东篱已著花,醉余扶杖憩山家,怡情最是南山色,秋柳西风夕照斜”。王文治不愧为清中期大书法家、大学问家,所题诗文与陶诗意境、石涛画境进行了十分贴切的唱和,音律诗意及书法优美,与石涛画作相映成趣,可称为绝配。四是题款者与画作者的地位、称谓及题画语言要合情合理,不能有违社会伦理和公德的问题。

  魏启后先生作为一代书画大家,是书画界的一面旗帜,也是山东书画界的骄傲。其广博的学养、深厚的、高标的艺术水准和德艺双馨的品格,广受喜爱和尊敬。几十年来,其书画作品源源不断地飞入“庙堂”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他的书画作品高标雅致,他的书画题款艺术炉火纯青。观魏老作品,有时不用看主要内容,只看一趟款子,就令人击节。他不但个人书画作品题款独树一帜,为他画题款也是首屈一指,深受人们推崇。从笔者了解的情况看,魏启后先生为我省大多数国画家的作品题过款或配题过诗堂,这其中既有像关友声、黑伯龙、于希宁、王凤年、张朋、王天池这样的耆宿,也有像纯、民、单应桂、郭志光、张登堂等山东画坛大腕,更有很多像梁文博、李学明这样的中青代著名画家。从题款的看,有的题在原画上,有的配题诗堂;从字体上看,有的是真书,有的是行书或行草书;从题款内容上看,既有古诗词,也有自作诗文。无论是在原画上题,还是配题诗堂,或严谨或从容,魏老那以二王为根基,融竹木简、章草和米书笔意的魏体书法,所题款识大都与原画的意境、气息相协调,整体效果都非常好。如于希宁老1987年画的一张《石榴图》,上部画一横枝,中间下垂一长枝条,结两个开口笑榴实,于老在画的左侧长题“口迸明珠打雀儿”;1990年魏老获观后,在画的右侧偏上部空白处题写了“谈笑落珠玑”五字。构图十分简单的画面,配上二老两句拟人化的诗句,更增加了这张画的人文气息,使人感受到诗化了的享受,给人以无限遐想。再如魏老为岳祥书先生所画《大吉图》配题诗堂时写道:“鸡食虫,人食鸡,无谓,亦非凶吉,生态平衡,之需”,使人在赏画之余,产生画境之外的许多感受,引发人们许多哲思。老画家王天池、毕颖之二老先生画作很多穷款,魏老为二人题了大量画作,其中在为王天池先生画玉兰花的一张画上,魏老题了一首自作诗:“少年此院经行处,老树残垣不胜秋,华发苍颜今又到,玉兰花发院新修”。这首自作诗是魏启后先生旧题“清照祠”的,是为赞赏拨专款修缮李清照纪念堂而作。诗中回忆其少年时代,整个趵突泉景区老树残垣的破败景象,解放后新建了清照祠,后又不断拨款修缮,使“清照祠”呈现“玉兰花发院新修”的繁荣景象。此诗源自唐、王播《题惠昭寺木兰院》绝句,经魏老稍事修改,反其意而用之,用来赞美的。魏先生题画,无论自作诗文还是引用古诗词,措辞用句都十分严谨。十年前,笔者与朋友就王小古先生的一幅《白荷》,登门请魏老题款;小古先生这张画很有气势,下部为一浓一淡两片大荷叶,两杆荷梗斜向左上角,画一叶一花一鸟,硕大的白荷亭亭玉立,魏老为找到与画面更合适的题款内容,当时已是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家,从画室内屋查核诗文,题写了文徵明诗句“荷花落日照人明”。所题诗句与小古先生所画白荷十分贴切,题款书法与画作相得益彰,也弥补了原画因挖款所带来的缺陷,为画作增了光、添了彩。魏先生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也使我们深受。魏启后先生还对后学画家厚爱有加,以题款来体现对后学的激励、提携之情,我省中青代画家中,卓有成就的李学明先生,还有杨鹁、盛洪义等先生受益良多。魏老在李学明先生画作《儿童蟋蟀图》上题道:“学明道兄每写村童嬉戏题材,妙趣横生,观之颇忆儿时生活,不胜今昔之欤!”在另一幅相同题材的画作上题道:“谁云坐山观虎斗,似有贬义,其实之物非善意可以,斗蟋蟀亦然。但可供人玩赏耳。戊寅之夏拜题学明道兄画”。从以上题款可看出,学明先生的儿童题材画,深受魏老喜爱,也引发了这位耄耋老人、书坛大擘的童心;同时也体现了魏老的谦恭,其对有成就中青年画家厚爱、提掖的浓浓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由魏启后先生的书画题款艺术,想到魏先生的书画人生和他那令人仰止的书画艺术成就,想到他那为人为艺的虔诚态度和达观向上的胸怀,以及其睿智幽默的风采。他那“酒无人劝”,“无意于佳乃佳”的创作心态;“独执,”追求最高艺术境界的个性;有求必应和不主动办展、不大涨书画润格的处世态度;以及活到老、研究到老、创作到老的从艺;都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他为山东大地留下了大量书画珍品,是齐鲁大地的宝贵财富。在我们怀念这位书画大家的同时,多么希望在齐鲁书画艺术界,能再出一个或多个像魏启后先生这样的大家啊!2014年11月2日草就

相关推荐